克隆寵物來了,成了有錢人的專屬游戲?

2019-10-21 行業研究互聯網思維市場營銷

展示量: 64252

 

就目前價格來看,克隆寵物動輒數十萬的價格意味著較低的可及性,也導致了目標人群的稀少。

 

你愿意花多少錢買一只貓?

 

一般情況下,“貓奴”們的心理承受預期大致在千元至萬元左右。在寵物市場上,英短、美短等常見品種貓的售賣價格一般在千元量級,帶血統的緬因、布偶貓,一般也在1~2萬元左右。然而不久前,一只名為“大蒜”的貓,身價卻達到了25萬元人民幣。這只貓貴的不無道理,它是被主人黃雨用生物技術帶到世界上的,中國第一只克隆貓。

 

當兩歲半的英國短毛貓——大蒜猝然離世時后,黃雨聯系了中國克隆公司希諾谷,這家公司成立于2012年,是國內首家擁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的商業化寵物克隆企業。在希諾谷工作人員的幫助下,黃雨在24小時內保存了大蒜的細胞,并在一個月后決定花費25萬元將大蒜“復活”。

 

雖然大蒜是中國的第一只克隆貓,但克隆寵物(主要指貓和犬)在科技領域早已不是新鮮事。在美國,第一只克隆貓CC于 2001 年 12 月 22 日出生于德州農工大學。韓國的“克隆工廠”——秀巖(Sooam)生物技術研究基金會,早在2016年就為世界各地的客戶克隆了近800只寵物犬。希諾谷也于2017年5月培育出中國首例體細胞克隆狗“龍龍”,并在2018年交付了自己的首只商業克隆犬“小乖乖”,以及全國首只克隆警犬“昆勛”。

 

作為中國第一只商業化的克隆貓,大蒜收獲了許多寵物主乃至普通網友的關注。參與了大蒜項目的中國農業大學醫學副教授鐘友剛告訴記者,“大蒜案例發布后,一些寵物主人看到相關報道也表示出比較高的興趣,就診時也會問許多相關問題。”在微博上,有關“克隆貓大蒜”的消息也在出圈。不管是克隆成功,還是大蒜成功交付至黃雨家,有關這只貓的一舉一動,都會輕易沖上熱搜、引起熱議。

 

“有錢人的快樂就是這么樸實無華。”一條有關大蒜的微博下,這條評論被點贊了兩千多次。動輒數十萬的價格確實是眾多寵物主和克隆技術間的難以跨越的鴻溝。那么,究竟會有多少人愿花如此高價克隆一只貓?克隆寵物到底是小眾消費還是有可能實現市場化?

 

有錢人的游戲

 

從投資邏輯來講,能否逐步大眾化先看這個項目的可及性(用戶負擔成本的可能性),還要看這個項目的目標人群多不多,這兩點是基礎。”關注生物醫藥領域的探針資本投資經理李斯寧說。

 

就目前價格來看,克隆寵物動輒數十萬的價格意味著較低的可及性,也導致了目標人群的稀少。希諾谷也因此決定暫時將克隆貓的價格降至12.8萬元以檢測市場趨勢。“能不能爆發,現在還都是預測。但我們確實給貓定了一個更低的價格,想看看市場反應。”希諾谷董事長米繼東坦承自己的謹慎態度。

 

12.8萬元,雖然已經是大蒜價格的一半,而且根據李斯寧估計,這已經是接近成本的價格。但與一般寵物價格相比,這種降價幅度明顯還不夠。“克隆寵物的價格有可能隨著技術成熟而降低。”參與了大蒜項目的鐘友剛副教授如此回應“降價”的期許。這里的技術成熟主要指克隆效率的提高,即從構建克隆胚胎到克隆動物出生及存活的成功率。然而想要提高成功率,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

 

在大蒜的誕生過程中,工作人員先后制備了近40個克隆胚胎,分別植入到4只代孕母貓體內,最終有1只胚胎成活,成為了克隆版大蒜。在這個案例里,克隆效率為2.5%,除最終誕生的克隆版大蒜外,剩下39個胚胎都被視為失敗。

 

2.5%,并不能說明大蒜案例的克隆效率低下。從事動物克隆研究的華中農業大學苗義良教授告訴記者,目前幾乎所有克隆動物的成功率都徘徊在1~5%。

 

目前運用在各種動物身上的克隆技術,基本上還是二十年前多利羊的一套流程。技術人員要從克隆供體上獲得含有遺傳物質的體細胞,再利用電融合或直接注射的方法將供體細胞核移植到去除了細胞核的卵母細胞中(這些卵母細胞的來源由供體的同類動物提供),再通過人工激活啟動重構胚胎的發育,最終將克隆胚胎移植到代孕動物輸卵管或子宮中,直至產下與供體基因組相同的動物。

 

雖然這些環節已經體系化,但在鐘友剛副教授看來,克隆過程仍然繁雜,并影響克隆效率。“從動物飼養到體細胞培養、卵子去核、注核、激活、胚胎移植,還有孕期照料,每一個環節都有可能出現問題,影響整體。”

 

在如此低效的情況下,科研人員只能通過大量構建克隆胚胎,以提高最終成功的可能性,但這意味著需要大量的同種動物來源的卵子。

 

大蒜案例中的40枚胚胎,其實已經是技術優化后的效果。2002年,在科學家首次實驗克隆貓時,構建了80余個胚胎,但只有一只貓順利懷孕并生下克隆小貓。

 

和克隆寵物相比,克隆牛、羊、豬的成本會低些。”苗義良教授介紹。“克隆寵物主要使用體內成熟的卵子,而克隆牛、羊、豬等動物時,克隆所需的卵子主要來源于屠宰場所廢棄的卵巢,從中抽取未成熟的卵子,再經體外成熟獲取成熟卵子”。

 

我們課題組做克隆豬的時候,每次去屠宰場可取上百個卵巢,從中能獲得一千多枚卵子,這些卵子經過培養成熟后可以有五六百枚卵子用于構建克隆胚胎。這些卵巢在屠宰場屬于廢棄物,所以量大成本低。”苗義良教授介紹。

 

然而屠宰場這一價格低廉的渠道并不適于寵物貓、犬市場。缺少屠宰場等卵巢供給源的希諾谷,選擇自主飼養的方式獲取動物源。

 

有媒體報道,這家公司通過繁育犬的公司及收購農村貓的貓販處購買犬貓,目前至少飼養了上千只犬貓作為實驗動物。動物數量越多,越有利于選擇性成熟、處在排卵期的個體來參與克隆,但這種方式的飼養成本很高。

 

在克隆時,技術人員需要對供卵的貓、犬進行超數排卵,從它們體內抽取成熟卵子。和克隆豬相比,這樣做環節更復雜,且拿到的卵數量少,再加上不菲的動物護理成本,導致克隆寵物的成本從源頭上就高于克隆豬等畜牧行業。

 

“目前克隆一頭豬的成本大概在一萬元左右。”苗義良教授說。雖然克隆豬比普通的豬貴上不少,但克隆豬的價格已經是克隆貓大蒜身價的二十五分之一,是希諾谷降價后的十二分之一。

 

看到這一痛點的鐘友剛副教授表示,自己正在和希諾谷團隊考慮利用寵物醫院的廢棄物——貓狗節育之后剩余的卵巢,進行體外培養。

 

這項技術目前還在研發中,“現在做了一些前期工作,再努力兩年左右的時間,應該會有一個突破。”鐘友剛副教授預測。“價格肯定也會降,但降多少得再觀察。”

 

鐘友剛副教授對此表現出謹慎樂觀的態度,但苗義良教授指出該方式會存在的問題,

 

“大型的屠宰場可以每天要殺掉上千多頭豬,取卵巢相對容易。但寵物的話,做絕育手術的數量有限,而且不集中,即使獲取了幾個卵巢,抽取到未成熟的卵子,再經過體外成熟還會存在一定的成熟率問題等,想大幅度降低寵物克隆的成本還是很困難。”

 

而且,降低克隆成本的核心不僅僅在于把控各個克隆技術的環節,還有對動物克隆所涉及的基礎科學問題的解析。

 

“動物克隆其實是把動物身上終端分化的體細胞放進卵子里面,通過卵子胞質里特殊的因子將體細胞再重新變成胚胎,這是一個對基因組重新編程的過程,科研上 稱‘體細胞重編程’。”在苗義良教授看來,“體細胞重編程”是揭示動物克隆秘密的關鍵。

 

“拿豬舉例,有一些克隆胚胎在早期就停滯發育,有些克隆豬生下來會有缺陷的,但有一些很健康,這就牽扯到體細胞重編程是否完全的問題。如果重編程完全的話,生出的克隆動物就很健康。現在最需要的是揭示體細胞重編程的機制,只有這樣才能有效地提高動物克隆的成功率。”

 

然而打開“體細胞重編程”這把克隆技術的關鍵鑰匙目前還處于半“黑盒”狀態。國內外的一些科研課題組正在致力于揭示重編程的機制,“目前已經取得了一些成果,但還沒有形成一個非常有效的手段。”苗義良教授說。

 

人才和資金匱乏是出現這種情況的重要原因。相較于其它技術,克隆并不算一個好入門的研究領域,如果其它領域的人才想要進入的話,在建立動物克隆體系上就很困難。比如,顯微操作就是動物克隆體系中非常重要的一步操作。動物的卵子非常微小,小鼠卵子的直徑只有80微米,豬卵子約為120微米,而顯微操作所用的玻璃針只有10微米左右,也就只有一根頭發的1/10粗細。科研人員就是使用這么細的玻璃針來進行顯微操作。

 

“手非常巧也得學半年,手不巧的話得學一年以上。而且必須是非常有經驗的人帶你,自己摸索的話是非常困難的。”苗義良教授解釋。

 

由于克隆技術一直未取得更大的突破,這一領域獲得的資金支持也并不充裕。久而久之,留在這個領域里面的人才變得越來越少,目前主要是一些農業大學和少數科研所在進行相關研究。

 

“現在的技術跟20年前的多利羊相比,沒有實質性飛躍。如果核心的科學問題沒有得到解答的話,我覺得至少最近幾年也很難大幅度地提高動物克隆效率,從而大幅降低成本。”苗義良教授說。

 

無法做到真正的“復制粘貼”

 

即使克隆寵物價格難降,還是有像黃雨這樣的人甘花高價求一只克隆貓。在大蒜發布會的一周內,希諾谷公司已經接到了五六個訂單,有媒體曝出,有人為了克隆寵物甚至不惜借貸。

 

這部分寵物主人的初衷和黃雨一樣簡單,希望復刻一只和原寵物一模一樣的動物,但這樣的訴求會因為技術原因存在幻滅可能。

 

當克隆大蒜出生,黃雨第一次在視頻里見到它時,并沒有想象中興奮,反而一度“有點兒不想要這只小貓了”。

 

視頻中的克隆大蒜,像大蒜,又不像。原版大蒜下巴處有一塊蒜瓣樣的花紋,但這只克隆大蒜的下巴只有白色的毛發,腳上花紋的位置也從左腳換到了右腳,這讓黃雨感覺既熟悉又陌生。

 

經過鑒定,這兩只貓屬于克隆關系,花紋的差異也是正常自然反應。在希諾谷公司的官網上特地標出了一欄“常見問題”,其中提到,犬/貓的毛色主要由細胞核中的遺傳物質決定,同時也和細胞質中的線粒體遺傳有關。代孕犬/貓在孕期的環境因素可能也會影響毛色的隨機性。

 

簡言之,毛色差異屬于正常反應。2001年在美國出生第一只克隆貓也是如此,克隆體跟原來的小貓相比,毛色里多了一些灰色。這一問題目前無法從技術上避免,對前來克隆的寵物主來說,獲得一只和原寵物外貌相同的克隆動物幾乎不可能。

 

除了外表,寵物主們更關注克隆寵物的性格是否和原寵物相同。“想到我和大蒜又可以重新開始,又可以重新照顧它長大,那真是非常神奇的感覺。”黃雨這樣描述自己的心境。

 

但想要復現舊時光里大蒜的性格,重在后天養成。“基因能重現一部分先天性格,但外在環境也非常重要。如果能保證生活環境和之前類似的話,那么克隆寵物也可以達到性格相似。”希諾谷董事長米繼東說。

 

為了復現大蒜的性格,黃雨決定將自己的居住環境“舊日重現”。剛將舊大蒜帶回家時,黃雨獨居在外,現在為了讓新大蒜養成舊大蒜的脾性,他決定再搬出去一次,完全模擬大蒜剛來時的生活狀態。

 

但曾有過克隆經歷的寵物主人,還是會發現兩只寵物性格上的差異。

 

克隆過狗的王軼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坦承,克隆出的狗和原版的性格“不好說”是否類似。他告訴記者,保持一樣的環境難度很大,自己的克隆犬出生的前一百天都待在希諾谷公司,回家后因為隨地大小便,只能先被圈養。但前一只狗“來的時候根本不存在這個過程”。

 

希諾谷也在自己的網站上提醒寵物主們,克隆貓是一只新的生命,沒有之前寵物的記憶。所以不得不承認,受技術所限,克隆寵物并不是原版寵物的復制粘貼,也很難以達到主人“昨日重現”的期待。

 

它是一只和原版類似的新動物,從外貌到性格,都可能和原版產生差異。所以,對于要花費巨大代價的寵物主們來說,這很可能成為他們望而卻步的原因。

 

離“出圈”還有很遠

 

《2019年中國寵物行業白皮書》顯示,2019年國內寵物市場的單只寵物年消費額為5561元。可以看到,像黃雨一樣愿意承擔25萬元價格的寵物主還是極少數。但就算是這部分人群,也可能會因為新寵物和“原版”差異過大而打消克隆念頭。

 

“寵物克隆在C端一定還是小眾市場,首先拿到的寵物本來就和之前不同,第二可及性(用戶能負擔的可能性)不高。雖然有需求,但市場應該很小。”探針資本投資經理李斯寧認為克隆寵物屬于小眾需求。

 

確實,在底層技術無法突破、成本無法降低的前提下,克隆寵物想要破圈而出,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而且,在無法保證克隆寵物和原本寵物一致性的情況下,像黃雨這樣“有錢”客戶的需求,也有極大的不穩定性。

 

克隆寵物在C端的市場,無論是在普通人群還是小眾人群中,暫時看起來希望渺茫。而且,就算希諾谷愿意將克隆貓的價格降低,這背后的基礎知識壁壘,也非一家公司之力就能突破。整個學科建設的機制,需要漫長的時間去深耕。

 

既然C端的前景并不樂觀,克隆寵物還有新方向嗎?一些人認為,B端需求或許是個可能。

 

“工作犬是我們正在探索的一個領域。比如警犬,我們的第一只克隆警犬是和昆明警犬基地合作,已經成功了。”米繼東介紹說。

 

這只克隆警犬名為“昆勛”,2018年12月在北京出生。它的本體是一只公安部“一級功勛犬”的雌性狼青系昆明犬。2019年8月22日,“昆勛”完成了“上崗培訓”,已經正式“入警”。

 

目前,中國擁有2.7萬頭警犬,但缺口在1000只左右,每年需要從國外進口種犬做警犬。但這樣做花費較高、周期較長,所以通過克隆技術來留存優質犬的基因,也是一條途徑。

 

韓國早在2007年就率先成功克隆了7只警犬。韓國政府稱,克隆警犬遠比訓練警犬要劃算很多。一般來說,10只接受訓練的犬中只有大約3只最終有資格成為警犬,每只的訓練成本高達4萬美金。當時克隆一只警犬的費用需要10萬至15萬美金,但很多人認為,相比普通警犬它們天賦較高,能提高“成才”率。

 

克隆警犬這樣的工作犬往往需要批量克隆,“否則應用價值不夠”。希諾谷副總經理趙建平說。和普通寵物的個體化生產不同,警犬基地往往希望攜帶優秀基因的警犬越多越好。批量生產,也能讓希諾谷降低一部分成本。

 

但即使整體成本劃算,一次性拿出克隆警犬的費用依然高昂,警犬基地往往需要和特定項目綁定才能將克隆警犬落地。像“昆勛”就是在公安部重點研究計劃——“功勛昆明犬的克隆”項目支持下誕生的。

 

“目前克隆警犬還處于實驗室階段,希望未來10年,技術成熟規模化之后能實現批量克隆功勛級昆明犬。”昆明警犬基地研究員萬九生曾說。

 

同時,希諾谷還在做克隆馬的嘗試,這主要是為滿足馬術俱樂部等企業的需求。“馬在國外也屬于寵物,我們現在還在一個摸索階段。”鐘友剛副教授說。但和其他寵物一樣,馬的動物源過少也是其成本高昂的一大原因,“我覺得可能比貓還少。”

 

由于妊娠期較長等原因,希諾谷目前還沒能成功克隆出馬。而要做馬術這類B端生意的話,需要保證克隆動物的體質,同時盡量降低成本。

 

和警犬類似,培育一匹賽馬的花費不菲。之前曾有媒體報道過,馬術選手華天曾在北京奧運會前購置了5匹賽馬,最便宜的約80萬人民幣,最貴達到270萬元左右,每匹馬每月的訓練費更是高達2.5萬元人民幣。所以,克隆一匹賽馬和培育一匹賽馬哪個更劃算,目前還不能輕易下結論。

 

“大蒜是第一只商業化的克隆貓,但克隆寵物的未來市場是怎樣的,大家誰也摸不清楚。如果要做B端生意,更要丈量好成本。”李斯寧覺得不論是B端還是C端市場,成本都是無法回避的問題。

 

在中國克隆市場里,希諾谷暫時成為了聲浪最大的一家,但站在投資的角度看,克隆寵物或許還不夠成為趨勢,“這個市場應該是剛剛有點苗頭的情況,至少目前還沒看到投資機構要鋪開市場的趨勢。希諾谷需要驗證克隆寵物存在大量未被開發的需求,而不是一個噱頭。”李斯寧說。

Copyright©創投數據庫 ALL Rights Reserved        滬ICP備17005139號
cfl加拿大美式足球即时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