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投資人一樣,90后飯圈女孩們冷靜計算著自己的回報

2019-10-09 行業研究互聯網思維市場營銷

展示量: 96160

 

在這個圈子里,有人只是單純的興趣愛好,有人意在收割流量,還有人打算大撈一筆。

 

收割肖戰、王一博和李現,這個已經過去的夏天,是追星女孩們的一場盛宴。

 

她們不知疲倦,重復著刷超話、買雜志、看演唱會、磕CP等一系列組合動作,用各種方式加熱這場狂歡。她們也會一次次為了偶像而控評、互撕,甚至漸漸失控,失去理智。

 

飯圈,正如人們所想象的那樣“瘋狂”、“混亂”以及“花錢如流水”。在這個圈子里,有人只是單純的興趣愛好,有人意在收割流量,還有人打算大撈一筆。在流量、感情和金錢都充沛的飯圈,荒誕的上演便是日常。

 

圍城里面到底是怎樣的?這些追星女孩們不愿意離開的原因是什么?

 

帶著這些疑問,我們和一些女孩聊了聊,她們均為90后,追星時長在5年往上。相比剛入圈的粉絲,她們有過更多次的“上頭”,也看到過更多的“圈內惡臭”。但無一例外的是,這些女孩仍選擇繼續留在飯圈。

 

意外的是,她們比大多數人想象得要清醒。她們清楚流量明星的生命周期,明白適合自己的愛豆種類,甚至精通圈內的炒作規則。她們還知道,花出去的感情和錢能得到什么回報。

 

對這些混跡已久的女孩們而言,粉絲不是一個被壓榨的身份,追星也不是跟風的沖動,她們明確自己想要什么,也冷靜計算著自己的收益。

 

但或許讓她們自己也沒想到的是,她們和世界對話的方式,與自我溝通的渠道,甚至做出重大決定的前提,都和這段經歷產生了或多或少的糾葛。

 

「就像天使輪、A輪、A+輪,我出了錢,明星該出個年報給我看業績」

 

樓仔,23歲,內容從業者、習慣性追星患者,曾經痛苦的事業粉,現在成了一個生命粉

 

我已經追過很多次星了,追星時間也有五年左右,印象比較深的是幾年前追一個X姓明星。那時候我剛粉上他,決定去見他一次,去青島。

 

當時是大二還是大三,我買了去的飛機票和回來的火車票。他們住在青島威斯汀酒店錄綜藝,我們也住青島威斯汀,將近2000塊一晚上,三個人住一間。等我從青島回來的時候,渾身上下只剩20多塊錢,甚至不夠從火車站打車回學校。

 

當時我還算一個小粉頭,拉了一個26人的隊伍,租了三輛奔馳八座車,我那輛車的司機,非常剛,他問我們要干嘛,我告訴他一定要追上那輛路虎,我要見車里的人。司機看到那輛車正對著我們過來了,直接在路中央掉頭。

 

我最早粉他是為什么?當時是從一個節目上看到他,他看起來特別乖。我想他這么乖,娛樂圈又是一個很勢利的圈子,他可能必須要買名牌。那他養活得了自己嗎?會不會打腫臉充胖子,去買那些奢侈品什么的?真的是很心疼,當時我有拿到他支付寶賬戶,就真的給他打錢。

 

后面想想,我為什么會急著見他,其實是因為我了解自己。我知道這個人沒有太長久讓我粉下去的特質,因為我是事業粉+媽粉,還是那種虎媽型的。事業粉是什么?就希望你(事業)好。人都是慕強的,你不好為什么要粉你,畢竟還有那么多好的人值得去粉。

 

而他(在事業上)很廢。

 

他當時做了一個服裝品牌,我買了很多衣服送人。但后面我覺得不對,我花這么多錢粉你,你給我搞這個?你不好好工作,也沒有什么資源,就搞這些?在我看來他完全沒反思過我為什么不紅,是不是我不夠努力之類的。說到紅,他也算小爆過一陣子。但小爆完之后,他還是沉浸在當時那個感覺里,躺在所謂的一點點成績上再也不努力了。其實這個角色的紅利,他吃不了這么長時間的,但他就躺在功勞簿上吃老本,也不會像其他小演員一樣自己去找劇組去試鏡。

 

當時我進了后援會,黑幕看得更多,他是怎么跟后援會聯系,提什么樣的要求我都知道。

 

再加上我還發現,他在社交媒體上曬他的奢侈品拖鞋,有五雙,那鞋我知道,得五、六千一雙,又想到他不成器,就脫粉了。

 

粉絲的成長要跟上藝人,藝人的成長也要跟上粉絲。有時候粉絲變得成熟,但藝人始終沒有成熟。如果一個明星走到能讓你看到的高度,那他一定是努力的,因為干這一行人太多了,出人頭地的就那幾個。就好像是天使輪、A輪、A+輪,我出了錢,就是你的衣食父母,至少也像投資人一樣,明星是不是要出個年報給我看業績。像他給我的感覺就是沒有在努力,我之前感情投入還挺深,他是我花錢最多的一個人。就因為付出太多,所以我脫粉回踩,而且只回踩了他一個。

 

后來我想了想,做事業粉是一定會焦慮的,關心則亂。后援會都是事業粉,做事業粉很痛苦,你一邊要跟他的團隊battle,一邊還要說服自己。當你離他越來越近,就會發現他身上各種問題,但還要說服自己去愛他,心態會越來越失衡,生活也會受到越來越多的影響,變得不那么快樂了。

 

現在我長大了,成了一個生命粉,就希望喜歡的明星活著就行。我現在追的都是很小的明星,每天用一小段空閑時間去追星。這兩年粉的這個(明星)粉絲也不多,只有48萬,隨便一個萌寵博主都比他多。而且我也不會進后援會這種圈子了,只是做散粉,自己粉自己的明星,頂多和一些朋友拉群散著聊。但這個群不會超過十個人,超過十個人就會亂,總會有人想試圖發表一些言論。

 

粉圈真的很可怕,你會被挾裹著干一些你自己都沒想過會做的事,還會說一些自己都沒想到會說出來的很惡毒的話。我之前就很不理智,罵人,我那時候還很年輕,是沖動型性格。

 

但是現在小圈子的好處,就是可以隨心所欲,快樂就好。粉絲少首先粉圈的結構比較簡單,大家都很佛,這個圈子沒有粉頭,你不會被帶節奏。

 

追星就是看似幾十萬人從這條路上走,但每個人都很孤獨,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比如我倆都追一個明星,你對他的要求是上進,其他人的思路可能是要好看,保持顏值。總會有不一樣的,每個人都是一條很孤獨的路。

 

「能不能接受楊超越能出道這件事,反映你是不是一個社會達爾文主義者」

 

大C ,25歲,年薪百萬的金融“民工”,認為楊超越本身就是作品,反感適者生存的調調

 

我喜歡楊超越,但并不是因為《創造101》入的坑。

 

當時這節目播了一兩期,我看到一個帖子,那個帖子提到吳宣儀跟楊超越,說吳宣儀是富婆人設,比如衣服很貴。楊超越渾身下都是淘寶氣息,不超過一百塊。

 

其實我當時都不知道她們,但因為這種比較感到非常不爽。然后去看了節目,還在B站搜到楊超越之前的漫展視頻,那是一個她為漫展站臺的視頻,有猥瑣男主播去調戲她。

 

在這個視頻里,她清楚自己在工作,沒有辦法直接回懟,但也裝傻躲過了這件事,很聰明地保護了自己。當時看完漫展的視頻,我腦子里有個非常清晰的印象,就是不管花多少錢還是怎么樣,我肯定不會讓你再回去過這樣的生活了。我跟我室友講的原話是:爸爸再也不讓你回漫展被別人調戲了,我要養你。真的是這種感覺,她激起了我非常強烈的不平。

 

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當時在比賽里,大家都罵她,覺得她什么都不會,業務能力不行。但我覺得,一個女孩就算什么都不會,也是值得被喜歡,可以被喜歡的。

 

我覺得我認識的楊超越粉絲,至少有70%和我一樣。我和朋友們聊過這件事,我大學朋友那個圈子除了我以外基本都沒有工作,都出去念書了,基本在讀博。這個圈子覺得,你能不能接受楊超越被喜歡、能出道這件事,很大程度上反映你是不是一個社會達爾文主義者。我們都不是很強的社會達爾文主義者,不太贊同社會需要適者生存,所以我們會以更人本的心態支持她。

 

如果社會達爾文主義是通行的真理,這個世界就太可憐了。一個女孩不會唱歌,不會跳舞,就不該被作為idol來喜歡,我覺得這件事本身是不對的。

 

在粉楊超越之前,我從來沒有粉過idol類。我聽得最多的是瓦格納和漢密爾頓,我更喜歡音樂劇、歌劇或者交響樂。唱歌跳舞是很好的事情,但現在那些在臺上活躍的人,于我而言他們沒什么水平。在這個基礎上,拿楊超越和其他人的業務能力相比,可能就是30分和50分的差別,反正都沒及格,沒必要討論專業性和技能。

 

我都不去聽楊超越的演唱會。不僅是唱得太爛,跳得太爛的問題,還有我的人生這么的寶貴,為什么要浪費兩個小時在這些事情身上?當然她們也付出了很多的心血在里面,只是她們不值得我的時間而已。

 

后來有些人給她安一個“又廢又幸運”的人設。我其實不覺得她廢,她是很有天賦的女生。她的天賦體現在其他方面。我看過她寫的一些東西,寫得非常好,是那種嘲她文化水平的人所理解不了的好。有首詩這么寫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歸。堂屋里堆了半邊的棉花,我倚在門前,等候著回家的爸爸……這是一個很自然的比興手法,她自己是意識不到自己在這樣使用的。

 

她整個藝術感受力都很強,你看她每次做公開演講的時候,共情能力和感染力非常強。這樣的能力是蠻多人都不具備的,包括我自己也沒有這么強的控場能力。

 

說她幸運,也看你怎么定義。也許能在土創出道,確實比較幸運。因為說不定土創里有別的遺珠沒有被看到,這就是楊超越相較其他人的幸運。但楊超越沒有出生在像我一樣的,或者更好的家庭,沒機會受到更好的教育,這是她的不幸。

 

有人覺得我以這些理由來粉楊超越,是一個補償的心態。首先我認為自己不是一個社會階層特別高的人,但如果放眼整個社會,我確實是在前面的那些人。我也是江蘇人,我清楚地知道,如果楊超越出生在我的家庭,她會是一個什么狀況。她至少會在國外不錯的大學讀完本科,然后家里給她開個店,搞搞藝術之類的,長的漂亮,說不定也可以當模特網紅什么的。就是那種在ins上被你們追捧的白富美,一群人夸她人美心善又有錢。但她出生在江蘇的農村,初中升高中,已經有50%的人沒有辦法接著去學習了。楊超越能夠走出來,沒在老家直接嫁人,已經挺不錯了。所以你覺得是她不努力嗎?我覺得不是。

 

對我來說,楊超越不只是一個被追捧的idol。我覺得如果大家能接受一個人,哪怕什么也不會,也是值得被喜歡的,這件事本身就是一個社會進步了。正因為我不是一個什么都不會的人,所以我才會去幫助像她這樣的人。是她承擔了自己什么都不會的代價,這個社會肯定有人在承擔這樣的代價,而你我只不過出生在一個不用承擔這個代價的家庭。

 

所以,別人我還是覺得作品重要,但楊超越本身就是作品。她這種人設的存在,是非常有意義的。我愿意付出努力讓這樣一個人設存在,它于我而言是一個跨越階層的希望——社會階層不是那么固定,我希望不是那么固定。

 

「我賺到錢了,因為我很明白炒作的點在哪,粉絲摳細節會摳哪」

 

大可,26歲,某娛樂公司策劃,一個利用CP做營銷的“金牌CP銷售員”

 

我是因為喜歡追星才進入這個行業的。和大多數人不一樣,我追的最上頭的是一對羽毛球運動員。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對CP,那種亦敵亦友,互相超越又互相成就的感覺,很微妙。

 

人的本質都慕強,他們技術、能力和成就讓我癡迷,于是開始天南海北追比賽。有一次舍不得從學校打車去機場,我在機場坐了一晚上。早上5點的飛機,到了之后去現場,結果他們碰上特弱的一個隊伍,二十分鐘就打完了。我一來一回花了兩天的時間,就看了他們二十分鐘。

 

后來也因為對這個圈子的興趣,我找了一份經常能見到明星的工作。進來之后才發現,其實很少有人能一直在這個行業還保持追星熱情。我也是。你單純地欣賞他,和他成為你的工作是兩個概念。

 

比如我之前喜歡一個綜藝里的選手,跑去跟他合作,但是因為各種原因沒合作上,就會因愛生恨。當時他還沒火的時候,節目只播了幾期,我就喜歡上他,去找他的經紀人,合同我都準備好了。那會兒節目剛播,他還沒啥名氣,態度很好,天天催我:我們今天能不能談成,明天能不能談成。后來因為分成的原因,來回拉扯了一個月。節目播完了,他也火了,就不再找我了。拖到最后跟我用了一個理由:覺得粉絲的意向不好確定,想讓粉絲省下錢去買其他東西,結果轉頭就簽了其他家。就是在這種拉拉扯扯之間,我對他的愛意消失了。

 

你說為什么還在這個圈子里,工作占了一部分因素。我是做營銷的,前段時間我們公司一個圍巾賣了40萬,其實是我把這個圍巾借給了某對CP里一方的經紀人,給他拿了兩個同款不同色的。我的意思是讓經紀人幫他配衣服,看配哪個顏色合適。

 

結果那天晚上有一個活動,他們兩個(這對CP)都去了,我發現他們倆分別帶了那個圍巾出現在臺上。我問那個經紀人怎么回事,他說碰到了,順便就給對方也戴上了。結果沒過多久,微博就因為這個事情爆了,所有的CP粉一個勁兒說他們送了彼此一個一模一樣的圍巾。這相當于正主發糖,粉絲瘋了。我就借著這個機會立刻狂炒作,在平臺上說,對,他們就是拿了兩個同款不同色的走了,打這種擦邊球,沒幾天圍巾賣了40萬。

 

我在運籌帷幄,很多人幼稚,我賺到錢了。這件事之后,我就更磕不起來。就像我們當時給一個流量做造型,我就一定要給她穿那雙鞋,為什么?因為她的CP穿過同款。雖然最后沒穿上,但我會有意識地往這個方向靠攏,我很明白炒作的點在哪,粉絲摳細節會摳在哪。這可能是對我工作有幫助的,我是金牌CP銷售員。

 

從CP粉到用CP做營銷,也沒什么特別的不適感。因為很多時候剛看到CP,就被透露了圈內的真相,就幻滅脫粉了。而且就算喜歡也不會有錢不賺啊,誰會對賺錢有不適感?

 

假如說用我的本命CP——那對運動員來做營銷,我也是愿意的。何樂而不為呢?做營銷的過程可以接觸到他們,這也算是私心。雖然有時候很不想承認,但會覺得自己跟別的粉絲是不一樣的。有一些人是從13年開始追星認識我的,他們會覺得很神奇,我認識的時候你還是一個學生,但現在你已經可以經常接觸到明星了。我很喜歡看他們羨慕,我覺得爽。這就很虛榮了,但是真的爽。

 

所以如果用我的本命去炒CP,做一些營銷的話,我也是高興的。我還是可以吃糖,可以炫耀,還可以有賺錢的快感,他們(明星)也可以賺錢,其他人買單。現在和其他粉絲最不一樣的一點,就是別人追星都花錢,我會看這個人怎么給我掙錢。

 

「人與人之間就是兩條相交線,交匯了就會漸行漸遠,但那個交點會很有趣」

 

阿強,28歲,正在“養成偶像”的醫學在讀博士

 

我們這個圈子不用pick這個詞,用“推”。推她的話是在14年11月,當時看到她的一個表演,她本身是舞蹈專業畢業的,跳了一段孔雀舞。

 

當時看到這個視頻,一下被震驚了,因為在我慣有的概念中,像他們這樣一個團體的小偶像,就是把素人直接放在臺上,應該有很多技巧不成熟。但她的一招一式都是專業的。之后就看公演,直播,到實際接觸她,一步一步徹底飯上了她。我面對面定期見她,參加她們的活動,比如公演、握手會,頻率大概是一個月一次。

 

后來徹底想要推她,也是因為在握手會上有一些短暫接觸。握手會可以理解為簽售會,你能和你喜歡很久,想象中的偶像有所交流。她出現在你面前,她是否符合你的想象?當你的image和現實出現在一起的時候,如果這東西是符合的,甚至高于你的image,我相信會加速讓你喜歡上這個人。

 

她本人如同我想象,甚至比我想象的更美好。

 

記得她第一次來的時候,我去接車。出發前她發一個微博,說眼睛有點不舒服,今天需要戴一個墨鏡了。我本身是醫學專業的,所以我寫了一張關于眼睛的醫囑,卷成小紙條插在花里。

 

她收到花了以后,真的很認真地盯著那張小紙條。就是這樣的一些小的點,你會覺得她很看重粉絲給她的東西。而且她父親也是醫生,我覺得她能夠理解我說的很多東西。有次握手會,我和她講自己遇到類似醫鬧的事,當時她說,看到你感覺比之前又瘦小了一些,一定要注意安全。那一下非常的感動,感覺她非常理解我,算是給了我一些鼓勵。

 

當然喜歡她最具體的表現就是支持她。打比方來說,我這個小偶像的實力、業務、水平、外表都非常的好,我想讓更多人看到她,讓她資源更好的話,就需要讓她的各種排名更高。這個高度是靠投票數決定的,投票數是對應你買的唱片數量,買的越多投的越多,就和創造營買酸奶一樣。

 

我也可以選擇自己買盤,自己投票,但一個人經濟能力是有限的,力量是散的,得靠更多的人。所以在確保集資是公開透明,且是真的完全投出去的情況下,我們會進行集資。做這件事的前提是我們都喜歡這樣的一個人,我們可以看到她的進步,我們也希望這個進步可以反饋在她的排名和后續資源上。就類似于101里孟美岐站C,越來越多的粉絲都能理解這件事。

 

不過外界對她們這個模式會有誤解,會覺得跟金錢一掛上鉤,大家總覺得這里面帶著很不光彩的東西。

 

但其實從我們粉絲的角度來說,會覺得除了錢以外,我們更多是去支持一個女孩的夢想。可能你們聽起來會覺得,你用錢去支持一個女孩的夢想,這個夢想還純潔嗎?其實并不是,我們身在其中的人,其實也有跟我學歷相當的,比我學歷更高的,高管、各種層次的人都有,大家凝聚到一起去做這樣事的時候,已經拋開很多雜念了。雖然我的確在花錢,但是我們也是一起去努力的做成一件事,可能現在社會里,大家做事都很有私欲,很難擰成一股繩作一個集體,拋開私欲去做一件事。

 

在做這個事的時候,我是很快樂的。雖然我的確花了錢,但我交到了很多朋友,其實我也不是一個特別喜歡交際的人,而且在這個過程中我也鍛煉了一些個人能力。比如我要去寫策劃,需要去聯系別人,以及最后如果能夠達成心愿,可以收獲成就感,在精神方面也得到了滿足。

 

現在我也很享受她在舞臺上的一點點變化。她在舞臺上的表現力在提升,對鏡頭的那種掌控力也在提升,純粹看這些變化,我會覺得很有趣。

 

和演唱會相比,我更傾向于握手會這種私人交流,雖然這樣聽起來會像是養成偶像,但我覺得她是靠自己成長的,跟我養沒有什么關系,或者可能是相互的,她在成長,我們也在支持她。

 

我也有想過如果哪一天她不營業了,不在圈子里了,那么就各自回到自己的生活吧。人與人之間就是兩條相交線,交匯了就會漸行漸遠,但那個交點會很有趣。我對她來說可能只是一個粉絲,但在我心中她是一個很特殊的朋友,見證了我的一些成長。畢竟我剛飯她的時候是碩士,現在是博士,這么長時間過去了,我也在變得更好。

 

如果她真的退出,比如說她有什么事業要開張,那我可能會上去說一聲你好,或者去送上一個花籃,就是那種開業花籃,這就是我人生最大的夢想。

 

「我期待的粉絲:首先要有自己的生活,有余力的時候再來支持我」

 

魚子醬,25歲,為了靠近喜歡的明星,成了一個演員

 

四年前我通過一個綜藝出道,但和其他一些人不一樣,我沒有立志進娛樂圈的想法,是因為喜歡的明星才進來的。

 

上學的時候喜歡看韓國綜藝,尤其是Running Man,喜歡李光洙。喜歡他兩年后,我決定去一次韓國。節目里有很多韓國的場景,我很想知道韓國是不是真的那樣子,但又想待的時間長一點,就說那我學韓語吧。

 

后面在粉絲活動上,我第一次見到他。那個見面會送美式咖啡,是他親手給我遞的咖啡。那時候還不太會說韓語,但心里好激動,就只是跟他說我很喜歡他,喜歡他很久了,是從中國過來的。其實他在節目里會更有趣、更鬧騰一點,本人還是挺謙虛安靜的。

 

雖然和節目里有差別,但我更喜歡他了。他對每個人打招呼,如果是經常見面的粉絲,臉和名字他都記得住。你如果跟他說什么事情,下次碰到他,他也會問起。如果要合照、簽名,在不影響工作的狀態下,他基本上都會滿足。追到后面他也認識我了,如果他有新電影在宣傳期,一個月能見到他四次左右。至少我要從韓國離開的時候,我知道他是認得我的。

 

走的那會兒就有了綜藝的事,也算是個機會,就想進來試一下。現在想想,也是因為想離他更近一點才去的。雖說進來了以后還挺喜歡這職業,但剛去參加選秀的時候,我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歡,畢竟我沒有接觸過。

 

包括我現在進到這個圈子以后,確實也有一些不是很夢幻的東西,因為像我們這種底層的小演員,接觸到的行業環境真的挺差。我現在也沒有公司,自己一個人,挺吃力的。會焦慮,沒有副業,生活也有點困難。中間也見過很多同事轉行,但我現在還想堅持一下,畢竟還是挺喜歡拍戲。

 

因為之前追星的經歷,現在我知道有粉絲喜歡我的話會特別珍惜。粉絲和藝人我都當過了,雙方的角色我都知道是什么樣子。粉絲有時候寫一些鼓勵的話,我也會像光洙一樣很認真地回復,盡量也做到記著他們的名字,他們有時候跟我說什么事,我也會記住。

 

那時候光洙做粉絲見面會,他要記那么多人,記那么多張臉,那么多名字,然后簽名、合照,在這么多壓力,并且工作很辛苦的狀態下,還要積極去回饋粉絲,我覺得這個真的挺辛苦的。

 

我的粉絲現在應該沒什么情況能見我,我只是很普通的拍戲而已。但現在就算沒機會見面,他們還是會在微博上留言,我也努力去記住他們的ID。

 

目前的粉絲就是我所期待的粉絲的樣子。我期待的粉絲就是,首先有自己的生活,過好自己的生活,有余力的時候再來支持我。現在我的粉絲就是這樣,這樣很好。

 

Copyright©創投數據庫 ALL Rights Reserved        滬ICP備17005139號
cfl加拿大美式足球即时比分